8款手游今年收入破10亿美元,“超级游戏”有怎样的共同点?

Categories:

【专稿,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报道/手游市场的重要性,在当下已经不言而喻。

近日,据SensorTower的最新数据显示,2021年迄今为止共有8款手游全球营收突破10亿美元,相比2020年的5款、2018年和2019年的3款已经拥有了明显的增长。并且除了这8款游戏外,其实还有一款潜在的产品《赛马娘》,尽管这款游戏仅在日本上线,但迄今为止,这款游戏的营收已经接近9.65亿美元。

在这8款游戏当中,腾讯独中两元,旗下的《PUBG Mobile》与《王者荣耀》(Honor of Kings)分别排名前二。Sensor Tower指出,这两款游戏今年在全球市场分别吸金28亿,且同比分别增长9%与14.7%。

紧随其后的则是米哈游旗下火爆了一年的《原神》,2021年里这款游戏的营收已经达到了18亿美元。Sensor Tower指出,定期的更新内容保持了玩家的参与度,自去年9月底推出,这款游戏的总收入已经累计达到了24亿美元。

往后的第四、第五分别是《Roblox》与《金币大师》(Coin Master),其中,今年《Roblox》在移动端的营收为13亿美元,同比增长20.3%,而《金币大师》的营收也为13亿美元,同比增长13.8%。

最后三款分别为Niantic的《Pokemon GO》、King的《糖果缤纷乐》(Candy Crush Sage)以及Garena的《Free Fire》。其中Sensor Tower指出,《Pokemon GO》今年的营收为12亿美元,并有望成为游戏推出后的五年里,成绩最好的一年。此外,《糖果缤纷乐》今年的营收为12亿美元,《Free Fire》则为11亿美元。

事实上,以上8款游戏基本均为行业中的明星产品,并且除了《原神》外,其余的几款均已经运用了3年以上,如果将其放在一起进行研究,能够发现这些“超级游戏”的背后,也有一些共性值得总结与探讨。

“立项定生死”,技术文化决定高度

一直以来,游戏都有着“第九艺术”之称,正因为其将音乐、画面、剧情等元素融合至了一个新的高度。

从这一点上来看,这些“超级游戏”其实都有着类似的共性,那便是产品本身无论是技术还是文化均极强的开放性与包容性,能够与时俱进不断推陈出新。

以上8款游戏里,有接近半数产品为开放世界又或者是开放IP、开放世界、开放平台类型的游戏,比如《PUBG Mobile》、《Free Fire》、《Roblox》,甚至已经具备了Metaverse的雏形。

其玩法、游戏内容等本身就拥有着高自由度的特性,使其能够不断引入新的内容,实现与现实世界的连接。比如在《Roblox》中,玩家可以创造出各种不同玩法的游戏。

再者便是《原神》、《王者荣耀》等这样能够将文化与数字产品进行融合,并达到一定高度的产品。

尤其是《原神》这款游戏,并不拘泥单一文明文化,比如游戏中既有欧式风的蒙德城,又有中国风的璃月,而在今年,《原神》又更新了带有日本文化的稻妻国。

由于游戏本身开放世界的架构设计,决定了其能够不断的产出风格、特色化各异的游戏内容,为游戏提供了源源不断的灵感。同时多元、包容的姿态也成为《原神》在全球市场火爆的关键因素,不仅增加游戏世界的深度,也让全球各地的粉丝都能够找到共鸣、乐在其中。

在这一点上,《王者荣耀》其实也是类似的,只不过更垂直,更聚焦于中国传统文化的挖掘。比如在新文创战略下,《王者荣耀》就曾推出过“梁祝”系列皮肤,与敦煌研究院合作等,连接了虚拟与现实。

而最为特殊的《Pokemon GO》实际上也是如此,由于其独特的AR玩法,某种程度上甚至可以说将整个地球进行了数字化处理,因此游戏本身就与现实拥有强烈的联系。

虽说随着时代的发展与变迁,《Pokemon GO》的画面可能会逐渐落后,但游戏底层架构、技术以及文化的开放度使其拥有着无限的想象力,而在Niantic今年开放Lightship AR平台后,更是将产品的开放性提升至了新的高度。

不止氪金,商业模式多种多样

技术与文化属性推动了游戏内容的繁荣与常青,而游戏内容的多元化又刺激了商业化的发展,因此能够发现,除了《金币大师》外,这几款游戏在商业模式上往往都十分丰富多样,而这其实也是这些“超级游戏”的另一大共性。

比如看似最为简单的《糖果缤纷乐》,其实是广告+内购模式的佼佼者,相比传统的纯内购商业模式多出了一个维度,而在《Roblox》甚至还催生了一套自有的经济系统,商业模式就更加丰富。

剩余的几款比较大的产品在商业上的行为就更为复杂,更加多种多样。比如《PUBG Mobile》《Free Fire》《王者荣耀》等产品不光拥有内购,随着近几年IP化的发展,还能推出衍生游戏、周边,甚至是根据自身的游戏特色进行各种各样的异业合作,商业化能力与价值又上升到了一个新的高度。

比如《Free Fire》《王者荣耀》就基于其游戏的玩法机制与特色,在角色、外观上进行拓展与延伸,既能够将明星形象植入其中,也可以与潮流服饰品牌进行合作与联动。

而像《和平精英》这类开放世界游戏甚至能够实现不同文化载体的与玩法的融合,比如此前《和平精英》就与电影《哥斯拉大战金刚》进行了联动,结合电影中的情节设定,将哥斯拉、金刚的经典荧幕形象搬进了游戏地图中,甚至还能重现二者的强强对决。游戏开放世界的设计,使得这些桥段植入的平滑自然,同时还能与玩法进行结合。

可见,技术与文化的高度,不仅决定了这些产品能够在内容上不断与时俱进,进行外延与拓展,同时在商业模式上进行多维度的尝试与探索,甚至还可以基于游戏的开发性进行知识科普,发挥游戏的正向价值。实际上,诸如《和平精英》《王者荣耀》等游戏都曾展开过类似的活动。

而这些联动、合作内容最终又反哺到了游戏中,既丰富了游戏的玩法与内容,同时也提升了游戏的曝光度与知名度,吸引更多的玩家加入其中,实现了生态的正向循环。

大团队加身产能也是关键

想要实现以上几点特征,自然也少不了一支大规模的团队支持,以保证内容的落地并源源不断的进行产出。

不夸张的说,以上8款游戏里,基本没有内容产能较低的产品,只不过有的是游戏公司进行生产,有的则是UGC内容进行填充,并且这些游戏还有半数为开放世界产品,这种类型的游戏开发者所创建的内容往往远高于玩家所能体验到的内容,这也证明了团队规模、产能在一款“超级游戏”中的重要性。

比如排名第一第二的《PUBG Mobile》与《王者荣耀》自然不需多言,前者在全球多个国家与地区上线,光是国内《和平精英》的支持团队就已经超过百人,而后者《王者荣耀》也是同理,作为腾讯旗下的拳头产品,国内海外均有上线,支持团队人数自然不会少。

而《原神》与《Roblox》这两款产品同样如此,今年初,米哈游CEO蔡浩宇就曾透露,米哈游的员工数量在2020年就已经突破了2400人,其中《原神》的团队规模已经达到了700人。也正是依托于庞大的团队规模,《原神》才能够在发布后的一年里保持如此之高的产能,持续不断的产出精品内容。

对于《Roblox》而言,情况可能更为特殊,因为以上8款游戏的开发商,其实都不止开发一款游戏,仅有《Roblox》的开发商专注一款产品,因此《Roblox》很有可能是这8款产品里,支持人数最多的一款。

剩下的几款产品,如《Free Fire》、《糖果缤纷乐》、《Pokemon GO》等也大体相同,比如《Pokemon GO》背后的开发与运营团队人数虽然业界所知甚少,但公开资料显示,其开发商Niantic已经在全球各地设立了8家办事处,因此团队规模绝对不会小。

甚至连《金币大师》这样的产品,背后也有一个大规模团队支撑。其开发商Moon Active已经拥有1300余名员工,且在今年招聘的400人里,有一半均为研发团队,虽然这些员工肯定不会全部用于《金币大师》这一款产品,但足以证明人力的重要性。

不难发现,“超级游戏”背后其实都有着一支“超级团队”支撑,而手游又是一种长线服务型产品,团队规模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当然,这并不意味着可以“反其道行之”,拥有一支大规模团队就能成就一款“超级游戏”,起关键决定性作用的实则还是游戏技术与其文化属性的高度与开放性,这既是这类产品的突围之道,也是生存与繁荣之道。

没有回应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